白菜分类目录 » 站长资讯 » 社会焦点 » 欧洲能源绿色转型的苦与甜 订阅RssFeed

欧洲能源绿色转型的苦与甜

  通讯:欧洲能源绿色转型的苦与甜

  新华社布鲁塞尔11月30日电 通讯:欧洲能源绿色转型的苦与甜

  新华社记者林晶 于珂

  这个冬天,北欧有些“风不调雨不顺”。降水不足,水电站显得“乏力”;风力不足,风车转得“没劲”。由于实行浮动电价,电力短缺带来电价高企,推高了人们的生活成本。

  丹麦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10月丹麦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上涨3%,涨幅为2011年7月以来最高水平,其中电力价格上涨对物价指数拉动最大。

  丹麦气候、能源与能效大臣约恩森承认,能源紧缺将使一部分人在今冬遭受较大影响,政府已出台措施,为弱势群体提供供暖补助。

  不过,与东欧、南欧、西欧部分国家相比,北欧人少了一层对化石能源过于依赖的担忧。多年来在新能源领域的持续投入,使北欧各国面对油价、气价飞涨时更有底气和韧性。

  今年的欧洲能源危机,让65岁的伊弗·尼尔森回想起20世纪70年代经历石油危机的场景。尼尔森供职于丹麦外交部框架下的公私合营机构“绿色国度”。他说:“那真是令人至今难忘的寒冬!”

  彼时,丹麦的能源供应主要来自石油,而绝大部分石油依靠进口。石油危机导致工业用能短缺。一切先紧着工业生产,民用能源必然受到很大影响。能源危机导致物资短缺,物价飙涨,失业率也节节攀升。节衣缩食,减少能耗,成了那一代丹麦人的集体记忆。

  尼尔森清楚地记得,当时多数加油站处于无油可加的窘境,以至1973年的冬天全国连续实行了12个无车星期日。

  尼尔森相信,狠狠吃过能源危机苦头,才使得丹麦走在绿色转型的前头。1976年,丹麦出台国家能源行动,探索开发风能和其他石油替代能源,对石油等进口能源的依赖逐年降低。

  2012年,丹麦在绿色转型之路上迈出重要一步。丹麦议会通过一项能源协议,制定了到2050年成为零化石燃料社会的目标,并大力发展风电、沼气和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。当时,可再生能源在丹麦能源体系中的占比为23%。

  为使绿色转型进一步提速,丹麦议会2019年通过一项法案。法案提出,到2030年丹麦将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排70%,并重申最迟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目标。法案还对丹麦气候政策做出一系列改革,对“脱碳困难户”——农业和交通等领域,提出更迫切和具体要求。

  可以说,丹麦的绿色转型是一个高度受到政治倡议驱动的转型。为顺利实现70%的减排目标,丹麦政府与工商界建立起14个气候伙伴关系,为不同领域的减排制定更清晰的建议和计划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丹麦75%的能源供应实现自给自足,可再生能源在能源体系中的占比超过了35%。2020年,丹麦全国电力系统中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的占比也已过半,燃煤和燃气占比降到20%以下。尼尔森说,丹麦能源转型战略毫无疑问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  丹麦能源转型目前正处在一个新节点:开始实践如何将绿色电力转化成氢气及其他燃料的“Power to X”技术,为航空、重型运输和工业制造等无法直接实现电气化的领域提供绿色能源。丹麦希望通过该技术在商业领域的运用,促进可再生能源的转化、储存和扩大,减少运输和工业制造等部门的碳排放量。

  借鉴丹麦历史经验,坚定走绿色转型之路,也是欧盟给此次能源危机开出的一剂长期药方。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说:“化石燃料经济已经达到极限,现在到了更注重创新、使用更清洁能源的时候。”

  欧盟反复强调,绿色转型不是造成能源危机的原因,而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。它虽不能立竿见影,但从长远来看,却有助于增强欧洲人抵御更多寒冬的能力。 【编辑:黄钰涵】

上一篇: 鲍威尔称美联储适合考虑提早结束购债计划

下一篇: 秘鲁过去一周每日新增超1000例 累计确诊超223万例